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正文

2018世界杯手机投注

2016-01-23 01:18:21 南方都市报 来源:爱流行 免责声明

10777069-500.jpg

“有钱没钱,回家过年”。而不管是有钱还是没钱,碰上回家过年这个话题,都各有各的烦恼。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,如今患上“恐年症”的人越来越多,比如打工辛苦一年,春运回家一票难求;大龄剩女吃年夜饭,难逃家长逼婚相亲;工作不如意者,囊中羞涩难以面对父母……近日,南方都市报联合奥一网就此通过网络问卷的形式展开调查,结果显示,虽然对于过年不少人都有自己“怕”的事,但仍有超过80%的受访者表示期待过年。

抢票难堵

在路上更心塞

在深圳这个移民人口众多的城市,春节前的“大迁徙”便是困扰很多人的事情。郑先生老家在汕头,在坪山工作已经有3个年头,最近他一直为回家的动车票发愁,“每次票一放出来就没了,怎么抢都抢不到”。郑先生说,每天早上他早早设定了闹钟,一大早就起来抢票,但是速度总是比不上别人,“还没进去呢,票就没了”。为此,他还发动了很多亲戚朋友一起为他抢票,但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,“可能要去找黄牛买票了,如果还买不到就要买汽车票了,但路上注定要堵车。”

跟郑先生有同样烦恼的人不在少数。记者发现,春运一票难求是外来工们过年最怕的事情,买到票的人像中了彩票一般高兴,抢不到票的人则要愁眉苦脸好几天。老家在河北的黄女士就又没抢到年前的火车票,最终她只好决定年初一再回去,“那天的票比较好买”。年后回深圳的车票倒是抢到了,不过是分三次抢的,黄女士说,她跟老公儿子三个人的票是分开抢到的,每个人都在不同的车厢,“没办法了,抢到已经算不错了,能顺利到深圳再说吧”。

堵车也是回家者的烦心事,近几年的春节前几天,很多高速公路都成了“停车场”,回家的乘客要比平时花上好几倍的时间才能顺利到家。去年的堵车经历就让刘先生印象深刻,刘先生老家并不远,在梅州,平时回去四五个小时就可以了,但是去年节前回家的时候,他就整整花了12个小时。刘先生说,堵车的时候是最难受的,“只能吃干粮,想方便的时候更是痛苦”。刘先生还说,带着小孩的街坊遇上了堵车,那才是折磨,“小孩子各种哭闹,你真是束手无策”。

钱难挣

回趟家花销太大

“飞北京的机票1400元,到了北京之后还得转火车回东北老家,钱花了不说,人还得被折腾。”在南山工作三年的小王表示,春节实在是对他耐心的一大考验,“其实在我看来春节回不回家都无所谓,即便春节不能回家,我也会选择其他时间休假回家,或者带父母出门旅游避开春运大军,但老家亲戚太多,家里下令一定得回”。年收入近20万元的小王在家中算是挣得最多的,逢年过节给家中老小带点礼物yayansmum.com也是躲不掉的,“我姐让我去香港买了套3000多元的化妆品,我妈身体不好,让我从香港买了一批进口的保健品,我爸看上了iPhone6S,还有送给小外甥的高达模型,感觉这个年都不是为我过的。”小王表示,回家过个年自己就像被扒了层皮,眼见着好几万元就这么花出去了,在深圳买房的首付又少了好几万元,“不过在我看来抱怨归抱怨,这些钱还是花得值,毕竟一年难得回家一次,多少钱也买不了亲情”。

在光明办事处一家家具厂打工多年的李先生算了笔账,除了往返的火车票,置办年货、走亲访友送礼品、给亲友的孩子新年利是,总计花销少说也要好几千元。如果遇上亲友结婚,花销还要更大。按照他老家的习俗,表亲结婚要给300-500元不等,直系亲属要给500-2000元不等。而为亲友的孩子们准备的新年利是,几年前是10元,现在是50-100元不等。

遭盘问

被逼婚被问收入

患上“恐年症”的街坊,烦恼可不止在回家的路上,就算顺利到家,还不得不接受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种拷问。

肖小姐今年29岁,春节是她又爱又恨的一个节日,爱春节是因为在深圳工作难得回家跟父母团聚,恨则是因为至今未婚的她,回到家就会被各种亲戚朋友追问婚恋情况,她笑称自己不仅仅患上了“恐年症”,还是“过年癌”末期。“什么时候结婚?”“深圳男人不难找啊。”“眼光不要太高了。”“隔壁家那个谁谁谁小孩都打酱油了。”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种问题和建议排山倒海般袭来,肖小姐心里很反感,“这些问题就像紧箍咒一样,念得我崩溃。”七大姑八大姨们可不是无聊时逞逞嘴皮子功夫,很多人也会付诸行动。“她们会迅速搜罗身边未婚的男人,然后想着介绍给我。”肖小姐大翻白眼。

女青年怕被逼婚,男青年怕被问收入。郑先生每年回家最反感的就是亲戚们问他收入怎样,“小时候每次过年,别人就会问你考试考几分,毕业了以为解放了,但是太低估亲戚们的威力了,问收入一样让人烦恼。”问工资问待遇问福利,问题一个接一个,让刘先生无法招架。“那个谁谁谁,在深圳上班,每个月都往家里寄很多钱。”跟小时候一样,刘先生说,七大姑八大姨很喜欢将自己跟其他人的情况对比。

问完收入,很多人的问题便会升级,“深圳房价涨了,你在深圳买房了吗,赚了不少吧?”很多亲戚问完房子问车子,似乎要将别人“一探到底”,刘先生表示,他不喜欢那种“被拷问”的感觉,他认为,七大姑八大姨的“八卦”,对当事人其实是一种伤害,“我们的事情可以不打听么?就不能让我们安安静静过个年”?

转载请保留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ayansmum.com/1/4834.htm
文章中所有描述和言论均为原作者和网友看法,真实性未知,与本网立场无关,删除与联系请发邮件至[email protected]
© 2006-2018 粤ICP备14007158号